1. 系統檢測到您所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低,請升級Internet Explore 。推薦使用FirefoxChrome瀏覽器打開,否則將無法體驗完整產品功能。
      ×
      發布時間:2013-01-28    
      設計:連君曼
      攝影:周躍東
      施工:明月樓裝飾制造工作室
      裝修費用:硬裝+家具及軟裝接近30萬,不含電器和設計費(業主沒細算)

      背景介紹:這套是09年設計的,10年下半年我很開心地想年底可以拍照了,沒想到業主已是強弩之末,油漆結束后徹底彈盡糧絕,后期燈具啊軟裝啊就只能停下來等待籌集資金了,業主MM很唯美,不愿意將就胡亂買了,于是我每隔兩個月就給她打個電話,如果發現稍有盈余,就慫恿誘惑:“我們把畫定了吧?”或者“你什么時候有空,上網選一下裝飾品吧?”元旦時候我敲敲她:“年前可以配完吧?不會再繼續等今年的年終獎吧?”業主MM翻箱倒柜,決定啃青菜蘿卜也要最后支援我一把,于是,咚咚鏘~一陣鑼鼓,序幕揭開,大家久候了。

      溝通過程:很多人覺得我的設計個性張揚,好奇怎么說服,其實主要在于我盡量迎合業主喜好,才能在他們容忍的范圍里發揮。如果只是靠口才說服,那么頂多只能說服百分三十的客戶。由此可見客戶同意沒有完全放手的情況下,設計師和客戶眼光調整統一是保證效果的前提。很多同行埋怨業主不受左右,不過換位想下雖然你滿懷激情等待奉獻,又有幾個人能那么豪爽拿打工大半輩子換來的房子給你當成涂鴉畫板?就像中學生向父母要錢買學習資料,父母鼓勵道:“好好讀,考個好學校”,如果理直氣壯要錢泡妞,沒準挨一耳光。

      業主MM的眼光很有趣,記得選沙發的時候,她希望是皮的,2年半前的福州軟裝市場比現在還匱乏,小而且風格到位的皮沙發沒什么選擇余地,唯一可以改變的是單人位,不同的沙發搭一起別有風味,而且和別人撞杉的機會少些,她在布版中很意外的翻出這塊豹紋的問我能配嗎,我琢磨下覺得可以。之后在選主臥壁爐內部的馬賽克時,她又拿著一塊金光閃閃的馬賽克說:“我喜歡這金色,你說這能用嗎?”我又呆了下,這是個很奇怪的思路,這樣的客戶是兩個極端,或者是一竅不通或者是品味獨特天賦極高,鑒于本套業主那兩樣材質的跳躍性選擇,可以歸為強悍神經的重口味業主。當然,業主的種類歸屬全憑設計師的判斷,10年前我還在打工時,某次公司來個客戶,兩層樓加一起才幾十平的小復樓,他這樣描述自己想要的感覺:“我完全可以接受浴缸擺在房子中間,墻體全部都是圓的,你可以不當成正常的房子設計,把它當成個我玩具都行。”我甚是垂涎,可惜那么小的單子公司不分給我,接待的同事并不欣賞,等那業主走后罵了句:“這瘋子,一點大還搞七搞八。”



      因為大門正對著客廳,MM說:“我希望門口擋一下,不要看到室內。”我弄道墻遮擋下,上面玻璃透光,不過玄關很小,沒辦法弄玄關臺之類裝飾的東西,而且光線不足,從廚房采光是不可能的,一方面是間接采光并不會亮多少,另一方面廚房儲物空間也受到影響,而且扣去冰箱位采光口歪在一邊,就算勉強開個窗,兩邊的立面都破壞了。業主MM又強調:“玄關一定要驚艷,讓門外的人瞥一眼就覺得非常與眾不同。”我苦巴巴地說:“好吧。”
      于是我考慮著功能上還是實用為主,不做造型,弄一大排鞋柜,最靠近客廳的這2個門內暗藏個很小的儲物室,外面看過去整齊干凈一定需要有足夠大的收納空間,至于驚艷,業主的接受能力很強悍,可以靠材質和色彩撞擊出效果,由于光線不足干脆利用幽暗制造出光影迷離的氣氛,風格反差極大的抽象畫打破重色調的壓抑,斑駁的紅色墻和綠色百頁鞋柜強烈對比,頂上金色炫麗的太陽框襯托著鹿角燈在一片斑駁頹廢中霸氣張揚。
      玄關空間小很難取景,而且原建筑進戶門向內開的,站到門口拍,門打開會遮擋住場景,在里面景深太近照片頗為變形。記得有次我接個小戶型樂呵呵地和十上顯擺:“如果每個客戶都帶著小房子來找我多好啊。”因為小戶型按我的保底面積算,設計費被我多黑了許多。十上譏笑我:“你高興什么,以后攝影師都沒地方站,帶個魚眼去拍,丑死掉。”當然,我私心以為這語氣泛酸。



      進入客廳,之所以玄關沒有用鐵藝之類更通透的材料做隔斷,因為我覺得過于輕飄,和室內的厚重風格差距太大很不舒服,而且稀拉拉不足以遮擋沙發位,至于沙發和電視為什么沒有換個位置,是因為調整到那頭休閑椅飄出了背后界定空間的墻面,即使不影響通道也有幾分堵在那的感覺,而在這邊可以把餐廳視為背景,堵的感覺弱化了。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有時候很難用語言表達。
      至于室內風格為什么是厚重,自然是家具一確定就同時被圈住范圍了,就像排除法,一環扣一環,所以設計里最忌諱的是業主沒有主見,和墻頭草一樣,今天聽聽這個人的意見,明天再聽下那個人的,沒有篩選全倒給設計師,導致設計師像個超負荷的垃圾處理器,無所適從,當然,比最忌諱更忌諱的是,美感不夠但又固執的業主后期突然搬回些不搭調的東西,不過還好這么多年走過來,沒有中途拋棄下某客戶,大家互相商量互相扶持著,我希望得到個好點的作品,他們希望得到個滿意的房子,目標總是一致的。
      客廳做著一圈局部吊頂是因為電視墻那面除了掛電視,頂上還暗藏個投影,這吊頂的尺寸正好是幕布收上去的高度,業主喜歡在家看電影,順便還愛上了海報。[page]



      福州的冬天,不像北方草木枯黃,一片肅殺,臨近春節甚少晴天,窗外依舊綠意盎然,濕漉漉的霧汽籠罩著植物,很有幾分人在山林的錯覺。
      餐廳這里本來是個推拉門,外面是陽臺,不過這陽臺沒什么好用的,餐桌卡在那,進出都不方便,不如包進室內,要不餐廳也小,縮手縮腳很是N小氣。陽臺大半包進來后餐桌的中心外移,廚房和書房的進出走道寬敞許多。
      設計時我問業主你覺得這樣改造外觀物業通過的可能性有多大?業主看完平面很滿意:“不管他,先打再說。”后來打墻物業倒是沒干預,木工開始的時候城管過來叫停工,停了一段也不了了之,看來有時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餐廳的窗戶也是用杉木做的框,作為文化石墻面的收口,木質感比較親和,為了避免雨淋變形,在木框外另做鋁合金玻璃窗,這樣外墻看也和鄰居們統一些,窗戶內裝了木百頁,可以根據需要調整出不同光線,加強私密性,客廳看電影的時候也需要幽暗的環境。
      窗外的植物被木窗框圈得象副畫,而從客廳看餐廳,文化石底座撐著那兩根木柱子又把餐廳圈得象副畫,很有那句“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的意境。



      由于陽臺內包,餐廳和陽臺之間的梁暴露,于是餐廳吊頂四周封平,中間的杉木頂向上凹,給吊燈多留點空間,而且也增加空間凝聚力。
      文化石襯托了植物及木頭肌理,兩邊的窗簾又柔化了文化石的硬朗,酒瓶的海報及皮革畫框烘托著餐廳的情調。不同質感的材料互相糅合相互映襯,層層疊疊,含蓄內斂。張揚與內斂其實并不矛盾,我很反感看一套設計就在尋找亮點。何謂亮點?和天上星星一樣就幾顆在那閃閃發光,其他地方漆黑一片?一個和諧的環境,總是張弛有道,其中某些地方張揚,就需要其他地方拔高了追隨或者退讓著陪襯,合奏不應該出現雜音。



      業主mm覺得普通廚柜太過素雅平淡,我問:“你能接受撞色不?廚房只要中間煙機那部分貼磚,其他地方省點錢,綠色廚柜,紅色墻做舊處理,也不容易顯得臟舊。”業主笑起來:“不錯。”
      估計有人覺得色彩太過艷麗,家裝設計這東西,我一直覺得是很私人化的事,住的人可以承受就OK,親戚朋友七姑八婆七嘴八舌,站一排審美品位高低起伏如山巒,介入的人越多越平庸。
      窗簾的楣是棕色底紅色花紋的,呼應左邊下柜的杉木門,這部分進深比較小,不好取景,只能在門口拍一角落,灶的右邊有個鐵藝架是特意買來放食譜的,食譜架的設計很人性化,附帶的鐵鏈條上有顆小球,可以壓住翻著的那頁,家有賢妻是人生一大幸事。



      業主希望餐廳有個柜子可以多放點東西,不過那面墻不大,高柜太堵,矮柜放不了什么,我讓木工用杉木做了備餐柜和承板,弄個鐵藝架固定在一起多增加點置物空間。背墻的色彩透出來,柜子顯得輕盈些。不過為了給置物架留出位置,餐廳的墻往書房移,導致進書房門右邊的柱子凸出墻體暴露在那,于是另加了杉木柱裝飾掩飾,書房和廚房也相對隱蔽些,省得客廳看過去都是門。當然,沙發的背景墻也因此被拉長了些,否則休閑椅孤立在那總是太突兀。
      書房地面抬高,因為偶爾會兼客房使用。



      設計之初,業主就告訴我她很喜歡海報,不過海報的大小比例一般是固定的,為了打破這種機械感,我多弄出幾個畫框。由于框的造型不同,看過去不會太死板。皮毛的鹿頭放在金色太陽框里,呼應著豹紋椅,金色、紅色綠色不斷穿插,富貴張揚的金色撞擊質樸的木頭和文化石,斑駁的褪色墻面揉和奢華的豹紋及色澤柔和的皮質,不知道是否有人發現之前的單子中我很少用到金色和豹紋,而這兩年我像暴發戶一樣愛上金光閃閃的東西,巴不得把門牙也撬了換成金色,一笑滿口金晃晃。[page]



      鹿頭的靈感來自沙發的豹紋,我覺得都是皮毛的東西湊一起,再配著餐廳的木窗框有點獵戶在山中弄的木屋的感覺,當然其他奢華感覺的不走這路線,搞笑的是業主MM和我都重口味,我們興高采烈選東西,業主GG沒有多少感覺但倒是可以容忍配合,默默掙錢去.



      走道這張拿破侖的是業主mm選的,很酷很霸氣,很多人以為所有軟裝都是我指定,其實相反,正常情況下我常讓業主先挑,我在旁邊輔助確定,保持業主個體特殊性的同時刪減否定掉其他破壞整體的東西,或者看到業主跑偏脫離原來軌道的時候帶一把引回來。業主看東西??紤]局部,而設計師對整體走向心里有數,美感特殊的業主常會給作品加分,比如說如果我來挑,一定不會選這張,不過她選了,我看著覺得很好很有力度,風格也搭調,這種互動就像畫畫,你畫一筆我補一筆,特別有趣,因為每多出些東西,原來的平衡就被打破了,可能要再添上其他的再制造出平衡,在彌補過程中作品更渾厚些,因為夾雜著不同聲音,總是設計師在述說,思維模式容易固定,和客戶一起揣摩著站他們的視角去打量這個世界,會看到之前自己視而不見的角落,每個業主都是獨一無二的,設計師可以提升業主,業主同樣也可以提升設計師。當然,如果我覺得業主眼光不大靠譜的,還是不客氣會把控制權回收,畢竟業主花錢請設計師是希望得到專業指導,沒什么好謙讓。
      拿破侖的左邊這間是小孩房,右邊的是主臥。



      次衛干區隱藏在電視墻背后的柱子內,忌諱鏡子正對著小孩房,讓木工做個吊柜,鏡子暗藏在柜門內。



      主臥,業主上套房子比較小,買了這套后希望提高生活質量,最好能弄出間巨大的主臥,所以主臥占了2間的位置,壁爐后面是主臥的更衣室,照顧求大的情節,我把主衛的窗戶也弄成折疊的,也就是說,偶爾業主在浴缸里撒上玫瑰花瓣,點著香薰和蠟燭希望尋找下浪漫的情調,可以把窗戶推到旁邊,躺在浴缸看出去眼前比較寬敞,不至于老盯著一堵墻發呆,平時正常情況下是可以合上的,當然也幸好開個窗戶,要不這衛生間就沒辦法拍到了,門在馬桶右邊,在門口取景只能拍個局部,順便解釋一下大家常抱怨一些空間沒拍到,實際有時候拍照的確有些困難。
      鏡頭里馬桶暴露可能看過去覺得有點忌諱,實際上窗戶關上時候,從主衛門口看,它處于最不顯眼的位置。
      因為房間是兩間打通的,頂上一根大梁暴露,我又不希望吊頂封太矮,只好直接就把邊角打破些,主臥長度夠,寬度擠了些,特別是這類型風格的家具體量都比較大,于是橫向往主衛擴了些,而主衛向門口拉長,不過導致主臥和主衛之間的小梁也暴露了,所以在床的兩邊做個局部吊頂暗藏燈帶順便遮擋下小梁。[page]



      鑒于業主希望住上大大的主臥的心理,主臥去陽臺的推拉門被我打大改為折疊門,這樣躺在床上可以看到陽臺的一抹綠色,天然石材和植物的親和弱化了室內頗帶幾分奢華的沉重,在折疊門前面有暗紅色搭配黑色金色花紋的窗簾,不過攝影師覺得掛上去窗簾收在旁邊,折疊門要再拉出一角后,外面鐵藝桌椅會被遮擋掉,空間的銜接看不清,所以拆了拍,實際掛上去效果層層疊疊更含蓄曖昧。因為紅色很容易襯出黑色皮質感,也提亮打破黃色過多的沉悶。飄窗上面是金色的百頁,不過最近一直陰雨天,光線不夠,所以沒有拉下來。
      業主想要個壁爐,后來決定放主臥,床前有塊地毯,以前我問她要那么大的房間干嘛,床尾還好大一塊地,她說:“你不知道,我住小小房子住得有陰影了,這次一定要弄個大主臥,要很舒適的,有化妝的位置,看書的休閑椅,陽臺上可以擺下兩人喝茶聊天的桌椅,風格要耐得起時間洗滌,床尾可以當成休閑區,想席地而坐的時候直接抓幾個抱枕懶洋洋地靠在那。”



      主衛安排下淋浴房之余還要浴缸就有點擠了,我希望有個大點完整的墻面作為主墻,而不是小氣地縮在一角落,如果鏡子這面設計為主墻,洗手臺一放,扣去那深度馬桶的位置就沒了,所以把洗面臺扭轉到斜角處。搞笑的是這么小的空間業主居然選了3種馬賽克,鏡子后面和浴缸之上的是一種,地面上鑲嵌的又一種,在圖中看不到的淋浴區主墻和艷麗的瓷磚搭配的是金色的,這是個很會折騰的家伙,帶著苛刻的完美情節。有時候一些同行眼里這種屬于特別麻煩的客戶,我是特別欣賞,反倒是沒有主見什么都可以的客戶是最沒效果的,因為無所謂常意味著什么都不會特別打動他,一眨眼推翻了就變成什么都不可以,當然那是運氣特不好的,運氣好點就是比較隨和,硬裝隨便整一下就拉倒,軟裝無法介入,因為那類型業主對家要求不太高,如果希望可以平等地溝通各種細節,業主最好要具備和設計師差不多的水準,眼光和品味是長期滋養的。
      每個人都有各自喜好,作為業主,可以專注癡迷某風格,其他通通不屑一顧。作為設計師,能包容下多少種審美的客戶也就意味著他以后可能駕馭多少種風格,自己都無法接受的東西自然無法打動他人。
      我的局限是,風格可以不限制,但我一直只偏愛聰明幽默的、有品味的、浪漫的、內心柔軟的女業主,當有她們衣食無憂的時候,回頭看,恰巧夢還在。而我,恰巧很容易飄入她們的夢境并能描繪出來,給我一個嚴謹莊重的男業主或者如我婆婆一樣家庭主婦,那就無能為力了,我不知道他們喜歡什么,無法溝通。
      溫飽之余,人靠著理想飛翔,設計師背負個自己無力承載的客戶是很疲憊的。



      拍張近景可以看到水泥漆墻面的做舊肌理



      主衛一角,我和業主MM一起看中這張女人的背影,嘎嘎嘎~~~~~~(巫婆得意的笑聲)
      奢華夸張的椅子上坐個裸背的女人(俺覺得背影頗有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含蓄反倒比正面誘惑許多)下身裹著貂皮,又奢華又曖昧,本來攝影師不打算拍這小景,他覺得外面拍了已經可以看出主衛大致效果,這局部沒什么意義,我說:“雖然只是一幅畫,但很重要,畫的意境充分表達了我想要的華麗、含蓄、曖昧等感覺,而且畫里的皮毛多呼應床后的豹紋墻紙啊。”
      在這張鏡子里,可以看到主臥的淋浴區。畫的右邊和浴缸中間向玄關凹了塊空間,如果在主衛門口看,玻璃門正對著的是淋浴區的主墻,貼著局部色彩艷麗的瓷磚,可惜沒拍到,至于為什么只用局部,因為大把的地方需要花錢,所以錢要用到刀刃上,吊頂的金色鏡框線條,洗漱套件等都可以襯出華麗的感覺了,其他不重要的墻面都用水唰石也降低不了多少檔次。有時候業主自己裝修也花了差不多的價位,但沒什么效果,很大一部分是資金用途不同。



      男孩房有個小陽臺,沒什么用,包入室內,家具全部是現場做的,和積木一樣色彩艷麗。由于空間扁長,其他角落取景變形更大,拍不了,所以只拍一張,雖然俺覺得俺那椅子十分美貌,一個腳一個色,可惜沒拍到,痛苦中。在床斜對面有個書柜兼玩具柜,在床的右邊,就是鏡頭看過去書桌的這邊有排衣柜,靠近書桌的角落還有幾個承板,方便隨手查閱資料。

      本來業主MM希望買個汽車造型床鋪,不過市面上的汽車床都是木板做的,不立體看過去假假的難看得很,仿真度很高像車模型一樣的,而且和成人床一樣可以睡到足夠大的,只有一次在廣州家具節上看到,不過是老外在那擺攤,俺一枚不會英語的半文盲,只能在攤位前徘徊了一會兒,沒看到名片什么在桌上,就放棄了,自我安慰那東西車燈還會亮,估計不便宜,問不到算了。
      小孩床黑色邊框里面黑白條紋軟包,我覺得很酷,為了彌補下業主MM的汽車情節,我們挑了個滿是小火車的床品,很久很久以前(因為等待,所以時間過得特漫長)當業主MM滿心歡喜地告訴我她兒子非常滿意自己房間,第一次去新家就不肯走要在那過夜時,我心里就哀嚎一聲:“會不會洗舊了?還有那枕頭啊,要睡癟了多難看。”然后每隔一段時間催業主買軟裝的同時總忘不了補一句:“不許把床品用舊了。”




      酒店設計與石材應用
      野战XXXXvideo